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manbetx体育网> 北企头条>正文内容
  • “顶梁柱”失控首现巨亏20亿 亚太药业何以坠入“至暗时刻”
  • 2020年04月13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提要:日前,亚太药业发布2019年财报,公司的营业收入 7.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84% ;营业利润-20.6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956.84% ;利润总额-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57.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95.57%。

“公司会ST吗?”“公司高管准备跑路吗?”

这是在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太药业”)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被投资者问得最多的两个问题。

是什么让亚太药业如此令投资者担忧?这与其2019年的“成绩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其2019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营业收入7.09亿元,同比下滑45.84%;净利润亏损20.69亿元,同比下滑1095.57%。这一成绩,在医药类上市公司当中,几乎垫底了。

在前期众多医药股大涨的情况下,亚太药业却跌出了“新天际”,再加上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此令人堪忧。那么,亚太药业的未来会怎样?

超20亿元的首亏

日前,亚太药业发布2019年财报,公司的营业收入 7.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84% ;营业利润-20.6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956.84% ;利润总额-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57.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95.57%。

这样的归母净利润亏损额度,在医药类上市公司当中实属少见。

除了业绩问题以外,众多投资者还有一个很关心的问题——公司是否会被ST?为此,记者在公司的网上说明会里向该公司董秘沈依伊提问:在医药股大涨特涨的情况下,亚太药业却跌出了多年来的最低价,这让投资者担心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忧心公司在实控人和业绩皆出现问题的情况下会有退市危险。公司实控人能否保住手中股份?公司是否会有易主风险?

就此,亚太药业的高管在网上的业绩说明会上多次强调:“公司经营正常,公司股票不存在被特别风险警示的情形。”

尽管亚太药业信心满满,可公司自2月7日到4月10日期间,其跌幅为36.12%。股价直接从10.25元/股跌至今年以来的最低价4.68元/股。并且,这一时期,众多医药股都在疯涨,而亚太药业却如此另类地遭“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控人的两个女儿陈奕琪、陈佳琪早已大幅减持手中股份。有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9月25日―2019年3月18日,陈奕琪、陈佳琪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2000万股,套现2.59亿元。彼时,公司股价在15元/股至20元/股左右波动。并且,在去年9月份,陈奕琪和陈佳琪就曾想过减持但遭到深交所的制止。

对此问题,亚太药业却保持缄默。

“顶梁柱”成罪魁祸首

亚太药业为何会在2019年爆出这么大一颗“雷”?

这与其2015年的一次定增收购有着密切关系。具体来看,2015年10月,亚太药业公告称,拟定增募资收购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高峰”)100%股权。上海新高峰控股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生源”)在内的11家公司,大都从事新药研发外包(CRO)服务业务。

彼时,亚太药业的美好愿景是,能充分利用上海新高峰来实现公司的产业转型升级目标。可这一桩定增收购进行之际,正值CRO被资本热捧,上海新高峰当时的净资产还不足2亿元,而亚太药业却斥资9亿元收购了,从而也为其埋下了6.7亿元的商誉。

高溢价收购的背后也有着业绩对赌,当时上海新高峰的创始人任军给出了一份业绩承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即:承诺上海新高峰2015~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5亿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

的确,此后的上海新高峰成为亚太药业的业绩“顶梁柱”。2016年至2018年,上海新高峰分别实现净利润1.08亿元、1.45亿元、1.46亿元,在亚太药业当年净利润中占比分别为91.61%、74.91%、73.38%。同时,上海新高峰也是擦线完成每年的业绩承诺, 2015年至2018年的业绩承诺完成率依次为117.38%、101.49%、109.16%、87.86%。

看似美好的背后,往往藏着意想不到的事故。去年10月28日,亚太药业发布公告称,上海新生源(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未经正常的审批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对外担保余额累计超1亿元。亚太药业在应对举措方面表示:“公司将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公章、合同章、财务专用章、银行预留印签、各银行网银 U盾等加强管控。”

随后,亚太药业对上海新高峰的管控工作遭受到阻碍,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子公司失去控制。直到2020年1月,亚太药业公告中坦言:“鉴于公司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控制,公司不再将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形成投资损失。”

于是,曾经的业绩顶梁柱就成为如今的业绩下滑的“罪魁祸首”。根据亚太药业此前的公告内容显示,其2019年度拟计提各项减值准备共计5.98亿元;因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无法恢复正常经营,公司对上海新高峰资产组进行测试,确认投资损失12.4亿元。公司本次计提减值准备、确认投资损失合计18.38亿元,将减少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18.38亿元。

2020年开局继续亏损

在目前公布2020年一季报的上市公司当中,亚太药业再次引人注意,其业绩可以说和“抗疫”带来的机会很不搭配,表现是非常差的。根据公司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1-3月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1500万至-2500万元。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亚太药业称“公司计提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溢价收益、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计提利息,导致财务费用增加;绍兴滨海新城新建的‘亚太药业现代医药制剂一期、二期项目’部分生产线已投入生产,相应折旧费用、水电气及人工工资费用增加;公司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控制,本期未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预计公司一季度销量有所下降,致使报告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

此外,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将“亚太药业”主体信用等级由AA/负面调整为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亚药转债”信用等级由AA调整为A+。新世纪评估表示,其关注到亚药公司业绩大额亏损、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被冻结或收到民事判决书,后续将持续关注相关事项进展,并对亚太药业/亚药转债的信用质量进行跟踪披露。



责任编辑:齐蒙
新闻排行